如此多的民间资本

2020-01-27 22:26

今年5月份出炉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分析认为,仅榆林的神木和府谷资产过亿元的富豪人数可达4000多人。保守估算,如果算上榆林其它地区和延安地区,陕北资产过亿的富豪将达万人,是继山西和鄂尔多斯之后,我国又一民间资本高度活跃的地区。

民间投资公司

由陕北富豪们“引领”的大量民间资本发展到现在,其投资渠道已不再囿于对房产的倒卖等简单投资。近年来,例如太阳能光伏产业这样的高科技项目已成为陕西省重点发展的领域之一,陕北的民间资本已成为这一新型产业的重要推手。目前我省太阳能光伏相关企业已超过50家,其中多数为民营企业。西安市榆林商会副会长兼金融服务委员会副主任马建华说:“这些新型项目的意义不仅在于项目本身,更重要的是为陕北民间资本建立了通往高科技的渠道,搭建起了大项目与大资金沟通的平台。”

陕北富豪们在投资房产楼市的同时,也把大量闲置资金投向民间投资公司,即民间高息信贷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在陕北,这样的民间投资公司多达上千家。《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这样描述:与中国一般小县城不同,陕北的神木县与府谷县最繁华的街道两侧密布的不是小型超市和发廊,而是鳞次栉比的投资公司。在神木县城最主要的街道密布着50多家银行及上千家挂牌和未挂牌的投资公司,延安也有相当数量的类似投资公司。

陕北地区在近年来凭借得天独厚的石油和煤炭资源,缔造了一个个暴富神话,成就了一大批千万乃至亿万富翁。在西安的很多售楼中心,都常常能遇到陕北来的购房者,不少置业顾问都有几个关于陕北客户出手豪爽的“段子”。“他们一买往往就是几套甚至是整层楼。”当西安楼市销售相对低迷,为了提升业绩,不少销售房产的置业经理都曾前往陕北寻找客户。

陕北有钱人除了将大量资金投入到煤炭能源产业,还将闲置资金用于在西安、北京等地进行购房,从中赚取可观的利润。

看似繁荣却暗藏危机

陕北富豪们同时也把大量闲置资金投向民间投资公司,即民间高息信贷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在陕北,这样的民间投资公司多达上千家。但是看似繁荣的民间借贷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陕北“炒房团”很活跃

早在7年前,因石油发家的赵老板在延安开始涉足房地产,但效益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好。“一些单位自己盖低廉实惠的福利房,价格较高的商品房并不好卖,投资在短期内很难收回。”赵老板说。后来,他就暂时中断了延安的房地产开发生意,到西安、北京等地倒卖楼盘,并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回报。

(责任编辑:永玥)

在房地产市场,像赵老板一样倒卖楼盘的群体被称作“炒房团”,他们以较低价格批量购进房产,囤积一段时间再以较高价格卖出,在楼市销售环节极为活跃,被视为加速房价上涨甚至是导致房产经济泡沫的重要因素之一。赵老板告诉记者,之所以会选择炒房作为投资渠道,是因为自己觉得这种短线投资容易操作,资金回笼快,不像实业前期投入大,运作周期长,技术成本高,还要经过土地、规划等繁琐的审批手续,施工安全也很令人头疼。

陕北的大量民间资本除了购房置业外,还有很大一部分直接参与了西安等大中城市的楼市开发,陕北私企双翼石化投资开发的西安西大街时代盛典大厦,堪称陕北民间资本较早涉足西安房产业的大手笔。

置业顾问小许回忆说,有些来自陕北的客户让她印象深刻。“曾经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推门进来,向我要宣传彩页,我见他穿着谈吐一般就搪塞说下班了,谁知他却一把抓起几张宣传资料和我较真,说我瞧不起人,还说信不信我能把你们整栋楼给买下来。最后他越说情绪越激动,从门外一辆越野车后备箱中提进来一个皮箱,说这是50万元订金,你让我先去看房。当时我非常尴尬的愣在那里。”小许回忆说:“后来我知道买房的男子是延安人,是个油老板,身价不菲。”而这段经历,促成了小许认识到陕北客户的重要性,他随后多次到延安、榆林等地拓展楼盘业务。

陕北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富人聚集地,如此多的民间资本,他们会用来做什么?仅仅以买车、买房的形式来消耗这些资本吗?显然,这些简单的方式不利于民间资本的健康发展,甚至造成了陕北民间财富的巨大浪费。

西安置业顾问

陕北人有钱了,除了将大量资金投入到能源产业,闲置资金用于买房买车买奢侈品供自己使用消费外,还有一部分具有投资眼光的富人群体,联手或拉拢民间闲置资金,在西安、北京等地进行购房,从中赚取可观的利润。

其实,这些看似一派繁荣疯狂的民间借贷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就像一个胀满气的气球,针一扎就破了。”许多业内人士如此形容高利贷经济泡沫。有媒体报道称,在高息的诱惑下,陕北个别地方一度出现“全民放高利贷”的状况,一些公职人员铤而走险不惜挪用公款,甚至还有年迈的老人拿出养老钱参与其中。专家警告说:“这样的投资方式太激进太冒险了,一旦贷款大户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高息贷款,缺乏实力的民间投资公司会迅速崩盘,投资者势必会血本无归。”

在延安市一家银行工作的李先生告诉记者:“这些民间投资公司,有很大一部分并不规范,他们以高额回报作诱饵,在前些年银行利率下调时,抛出每年30%甚至是50%的利息吸收民间资金,陕北的各大银行一度受到民间信贷的强烈冲击。”特别是去年9月份国家出台“国五条”之后,很多一线城市陆续颁发了商品住宅“限购令”,加之股市萎靡,使得大量的民间资本从楼市、股市纷纷回撤,促使民间投资公司迅速壮大。业内人士表示,在信贷紧缩、楼市调控背景下,民间资金缺乏投资渠道,同时中小制造类企业、房地产、矿业等行业资金需求量大,民间借贷空间迅速扩大。《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以神木为例进行分析,指出该县农村商业银行和其他各大银行存款总额分别在200亿元以上,而民间金融机构保守估计沉淀资金可与前者三分天下,甚至超出当地银行的规模。

一路北上做广告

记者从陕西省发改委获悉,我省上报的现代能源、循环经济、新材料三只创业投资基金方案已通过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评审。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基金总规模13.6亿元,其中财政资金3亿元,吸纳民间资本10.6亿元。这三只基金是政府在撬动民间资本方面的一个尝试。如果引导有方,将会极大调动民间资本的投资热情,使其发挥巨大的社会功能,朝绿色、高技术的健康方向迈进。

政府出面引导,陕北民间资本走绿色科技的发展道路将是新方向。

陕北资产过亿的富豪将达万人,是继山西和鄂尔多斯之后,我国又一民间资本高度活跃的地区。

民间资本“悄然转身”

回笼快、易操作

高科技或是出路